复旦培训学习有感 ——在思想洗礼下梦想再出发

发布时间:2019-06-24

复旦,一所承载着无数青春与梦想的高校。初夏,一群来自湖南自然资源系统的年青人,走进了这所百年学府。我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。

青春再回首,梦想又启航。

复旦是读书人的地方。

张全弟老师比较客气,“你们有文凭,你们有文化吗?《红与黑》读过没有?《哥达纲领批判》读过没有?……”

冷鹤鸣老师就有些直接,“天天抱着一个手机,浪费生命!……”

朱勍老师不是学文的,她是同济大学的教授,喜欢讲故事。

她从复旦的历史讲起,一步步讲到了现在的上海。这时,朱老师露出了她的“真面目”,她不是来给我们讲故事的,“每一座城市,都有她的前世今生。理解好她的‘前世’,才能更好地认识她的‘现在’……”

朱老师划重点了,“规划容易,认识难”。规划一个城市,是容易的,难的是认识这个城市,找出城市发展的客观规律。

怎么才能认识一个城市呢?自然需要读书,广泛地阅读才能真正了解一个城市的历史、文化、经济、社会……

平时,我们技术人员容易陷入一个误区,以为读书是文化人的事情。搞技术的,做好自己手里的事情就行了。朱老师告诉我们,要有所成就,即使是具体的技术工作,也需要深厚的人文功底。我们一定要如复旦校训所说,“博学而笃志”,带着问题学,带着恒心学。


戴晓波老师的志向我们学不来,“我的使命是创造一个新世界!”

张亮老师的志向也很大,“张老师就是要做第一!……”

相比之下,陈家宽老师平和多了,“要善待人生的所有经历。”陈老师65年考上复旦,毕业后,受大环境的影响,他去了四川的大巴山。他没有抱怨,依然兢兢业业地工作。

后来,他当了六年的中学文科老师。陈老师依然认真地对待自己的工作。为了讲好课,他系统地学习了政治、历史、文学知识。 

解放前,陈老师家里是上海的望族,解放后,他父亲受过很多委屈。但是,他父亲始终告诫他,“解放好啊!国民党的时候,上海是什么样子?到处是黄、赌、毒,……”

在陈老师身上,我们感受到了浓浓的家国情怀。在老师们的身上,我们看到了“立志”,对一个人的成长是多么的重要。平时,身处基层,关心当下。这肯定是对的,但是我们也要树立远大的志向,登高而望远,做一个有情怀、有格局的人。

 

戴晓波老师学管理的,史聃鹏老师学心理的……他们都善于将理论与实际相结合,一点也不奇怪。

张全弟老师是学历史的,讲起党史来,两天两夜,停不下来。没想到,他也是个“实干家”。本世纪初,他和家豪书记在杨浦区“搭班子”,敢于负责,敢于碰硬,敢破难题,敢担风险,干出了非常好的成绩,获得了上海市委、市政府颁发的大奖!

更没想到的是冷鹤鸣老师。学哲学的他,也是个“实干家”。

他照顾患胰腺癌的妹妹,用《逍遥游》让身患绝症的亲人安然而去。他陪着重病的妻子,一起参读《心经》,创造了奇迹,产生了令医生们难以想象的治疗效果。他看望身患癌症的老同学,同读《老子》,让即将枯萎的生命重新怒放。

冷老师让我们见证了哲学的无穷魅力。高高在上的哲学都能在实际生活中运用自如,还有什么学问是不能用的呢?一定要打通“知”与“行”的界线,做到知行合一。我们一定要务实而担当,在实践中学习,在学习中实践。

 

有一个人没有到上海,但他一直在陪着我们上课。每一个老师都提到了他,从各自的专业角度分析了他,他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。在这个特殊的时刻,张家栋老师、罗忠洲老师更是全面地梳理了中美关系的“前世今生”。

现在,中国再也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东亚病夫,但是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光荣,我们的路依然很长!

 

衷心感谢组织的信任、关怀,让离开校园多年的我,能够再一次走进校园,有机会徜徉于优美的校园,有机会聆听大师的智慧。

今天,我回到了长沙,回忆起上海的日子,依然难忘。

我将力求博学而笃志,带着问题学,带着恒心学;我将力求登高而望远,做一个有情怀、有格局的人;我将力求务实而担当,在实践中学习,在学习中实践;我将力求守纪而自律,明辨是非,守住底线。

今天,我坐在了办公室,回忆起在学校的日子,依然难忘。

我想,最好的怀念,最好的感谢,就是坚定理想信念,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将所学、所得、所悟,切实地运用到平常的学习、工作当中去,更好地工作,为我省自然资源事业的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。(一分院/蔡德文)

 

 

相关阅读